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林一烽的博客

平生唯有两行泪,半为苍生半美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职学院不开语文课  

2011-06-18 14:43:1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全国高职院校中,作为公共基础课的语文有开有不开的,理由都可以各列出一二三四,我所在的高职学院已决定不开设语文课了,理由没有明说,但也可以感知个中原委。同为公共基础课的政治、语文、数学、英语,唯独语文课被砍掉,无他,一可能是课时安排问题;二是语文在中国高职院校的处境尴尬,政治有行政指令保护,没人能动,英语有做洋奴的需要,而数学则和理工科类专业课关系较紧密,唯独语文,似乎有它不多,没它不少;三是现在学校上下掌权的多是理工科人马,就是那种只知道量化细化标准化的蠢驴一类人物,这些人大多没有师范院校背景,对教书育人并不在行更谈不上热爱,因为专业不咋样,只好滥竽充师以混口饭吃,平素(管理和人生追求)口号就是“够用好用”(当然什么叫够用好用他们也未必搞明白),讲求实际和功利化是他们做人的原则,他们对培养人才并无多大的智慧与眼光,只求短平快,不会作长远考虑的。正如小贩卖东西,货物只要出门就概不负责,如果说本科院校是大公司,他们有“三包”义务,而高职高专则是山寨小店,打一枪换个地方,能骗一天是一天,能混一时是一时,他们绝不会为“顾客”(学生)做长远打算的。

      我曾跟同行说过,高职院校不单学生要学语文,就是教师,也要补语文课。如我校的招生简章,原稿是由各系部负责的,撰稿人有本科生有研究生,但原稿中却有这么些句子:“(教师)大多具有研究生或以上学历”,“具有中级或高级以上职称”……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,博士后学历也还是研究生学历,“研究生或以上学历”是什么学历?说“中级”以上职称尚可,而“高级以上职称”是什么职称?所以那简章原稿我看了几页后就懒得再看了,也不想再改了。语文学习不是要当作家,是传统文化传承的需要,是交际表达需要,表达的混乱,说到底是思维的混乱。自从高校扩招后,别说大专生,就是本科生和研究生的水平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,所以如今厕身于高职院校的教师,水平也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。

      想当年,华罗庚、陈省身、钱学森、杨振宁这些中国的顶级科学家的传统文化修养是何等高,他们所以有那么高的学术成就,恐怕和这不无关系,而现在,许多科学界人士学历极高,但成就水准一般,缺什么?肯定不是专业知识。

      其实,高职院校的课程不能总是向专业课靠拢,课程设置有务实也应有务虚的,语文课的设置应是大课程而不是小课程,它的设置是为学生终身服务而非眼前暂时效益,语文担负的主要任务是学生素质修养的充实与提高,而不是斤斤于对专业课有什么帮助。这是一门文化课,它对学生的影响是终生的,学生人格与素质的完善离不开它,当今社会之所以有如此多高学历的“脑残儿”,缺乏的不是专业知识,是人文修养欠奉。另,大专学生毕业后还有升本科的需求,而到时语文课是必考课之一。

      本月初学院征求开设选修课,我最后选择一门文化课也不开,“让他们继续当垃圾去吧。”我当时跟个别同事说,反正我也不在乎当什么教授。在这类垃圾学校里,人才只会被利用,而绝不会是重用。

      现在中国的高职院校专业与课程设置相当混乱(也可以叫“灵活”),各自为政,主观性强,闭门造车者有之,东拼西凑者有之……没有什么统一的规范要求,也无什么长远计划可言,教师乃至领导的素质参差不齐,急功近利之风盛行,在这种教育环境下学习的学生能成什么东东,那就看他们的造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附文:

《北京语言大学校长:高考许多题目我也答不好》

2011年06月19日 10:04
来源:中国新闻网作者:马海燕

中新社北京6月19日电 题:母语教育问题多 汉字水平待提高

中新社记者 马海燕

“刚刚结束的高考许多题目如果让我去答,我也答不好。”北京语言大学校长崔希亮今天表示,中国的语言文字应用与教育脱节已经到了需要全社会重视的程度了。

答不好高考题的不只崔希亮,记者林天宏发现他自己的文章进入了今年高考语文现代文阅读,自己也做不对针对文章设置的题目。

从小学、中学,经过层层考试选拔到了大学、研究生阶段,学生熟悉了考试技巧,却失去了运用语文的能力。“导师给学生改论文除了内容,很大部分都是语言文字的问题。”身为教授的崔希亮很感慨,不仅是高考,整个社会语言文字运用水平下滑,让人不得不担忧我们的语文教育哪里出了问题。故宫博物院“撼”、“捍”不分,让人遗憾;电视字幕错字不断,对观众误导多深很难说清。

一面是母语受冷落,一面是举国学英语。从小学到研究生乃至工作后评职称都要考英语。英语四六级考试要求学生达到多少单词量,但对于汉语认字则没有相关要求。崔希亮说,现在中国人认字数量在2000到6000字之间徘徊,再多一点的字就不认识了,更别说繁体字、书法中的异体字了,长此以往对传统文化传承的影响不容小觑。

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管理司司长王登峰表示,对母语缺乏完整的评估体系,大中小学语文教育听说读写的标准不清,是现在语文考试与运用脱节的重要原因。王登峰讲起一个故事:大数学家苏步青考学生时曾让学生先考语文,语文不过关的,不让参加后面的考试。而现在只听说英语不过“后果很严重”,没听说语文不好会对求学、工作有什么实际影响。在整个社会忽视语文教育的情况下,“说话像书面语,写作像口头语”的笑话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其实,教育部和国家语委联合推出《普通话水平测试》已经17年,共测试7000多万人;推出《汉字应用水平测试》也有4年,累计参加考试人数9万多人。王登峰说,执行得最好的是中小学教师和中央媒体的播音员、主持人,问题最多的是公共服务领域。

有关方面希望这两项测试能促进教育改革,促进劳动者职业能力的提高。但实际情况是,许多学生宁可花大把时间、金钱、精力去考托福、GRE,却少有人愿意考普通话和汉字。当然,与毕业要求挂钩的师范、播音类专业学生除外。“没什么用”是大部分学生最直接的想法。

王登峰说,语文能力是一个人综合素质最重要的基础,也是一个人思维方式、价值理念最重要的表现方式。中国的汉字应用水平测试已经像托福、GRE一样,建立起初具规模的基于现代题目反应理论的题库,但何时对整个社会语文教育和语文水平提高产生影响还未可知。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